琴茶科普

古琴断纹艺术审美特征探微

修改时间:2018-06-29 09:34 来源:西江琴茶文化交流中心

断纹,即漆器因年久而出现的裂痕,主要是由于胎骨及漆层不断的涨缩而致。本文以古琴的“断纹”为证,阐释漆与古琴的历史担当和审美特征。古琴断纹的成因复杂,具有独特的缺陷美和形式美,漆与古琴共同担当同等重要的使命。为此,我们更应对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予以重视和考究。
断纹,即漆器因年久而出现的裂痕,主要是由于胎骨及漆层不断的涨缩而致。断纹反映了漆器的年代特征。现代学者、鉴赏家、古琴家及收藏家不但不将断纹视为漆器的毛病,反而以有断纹为贵。通常我们所见的断纹出现在瓷器、家具、漆艺、陶艺、雕塑、绘画、书法、综合绘画等诸多绘画题材中,最为常见的是漆器,其纹样分裂密布,错落有致,其貌拥有独特的缺陷、瑕疵之美,其形风韵别致、节奏有序,堪比古希腊雕塑家亚历山德罗斯的断臂的维纳斯。再者古琴位于琴棋书画之首,代表了整个时代的历史变迁与文化特征,无论从音质、形制还是历史价值,皆是不可多得的传世神器,古琴断纹性质多变、漆色温润,是鉴定古琴年代悠久的最佳标志,它是一种特殊的美,其成因复杂,变化多端。同时,古琴断纹在我国的传统手工艺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,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重要的影响作用。
关于古琴断纹在历代文献中提及的有宋代赵希鹄《洞天清禄集》: “古琴以断纹为证,盖琴不历五百岁不断,愈久则断愈多。断然有数等: 有蛇腹断,有纹横截琴面,相去或一寸,或二寸,节节相似,如蛇腹下纹。有细纹断,如发千百条,亦停匀,多在琴之两傍,而近岳出则无之。又有面与底皆断者。又有梅花断,其纹如梅花头,此为极古,非千余截不能有也。”清代程允基《诚一堂琴谈》: “古琴以断纹为证,不历数百年不断。有梅花断,其纹如梅花,此为最古。有牛毛断,其纹如发千百条者。有纹横琴面,相去或一寸,或半寸许。有龙纹断,其纹圆大。有龟纹、冰裂纹不等。以有剑锋耸起着为真。”古琴鉴赏家并有“千金难买龟纹断”之说,见杨宗稷《藏琴录》。欧阳修说唐琴“皆有横纹如蛇腹”,这个说法已被传世唐琴上的断纹所证实,蛇腹断的确是最古的一种断纹,是不容轻易否定的。
古琴之“音”的审美价值并非为琴家刻意人为附加,而是古琴本身天然生发出来的。一张好的古琴只要达到印象纯净,高音清晰,低音浑厚,共鸣性强,就是佳品。在朱长文《琴史》说,“琴有四美,一曰良质,二曰善斫,三曰妙指,四曰正心”,将琴本身的审美特质放在了首位。琴之美首先在于琴音本身,音之美首先在于琴体本身,琴本身的美妙音色几乎出于天造地设,不能以人力强求。扬宗稷《琴余》说,“音声有九德,清、圆、匀、静,人力或可强为; 透、润、奇、古四者,则出于天定”。
所以古来琴家都十分珍惜一具好琴,如欧阳修曾写作《三琴记》,说他所藏三琴据传皆为名家所斫,“其制作皆精而有法,然皆不知是否,要在其声如何,不问其古今何人作也”; 三琴分别名为金晖、石晖、玉晖,“金晖,其声畅而远; 石晖,其声清实而缓; 玉晖,其声和而有余”。一琴一音,可遇不可求,这正是人们痴迷于收藏古琴的根本原因。古琴音乐风格可以属于淡静、虚静、深静、幽静、恬静等静态的美。之所以古琴最适宜于夜阑人静时弹奏,因为这样的环境才能与琴乐师的风格和它所追求的意境配合,对于古琴的欣赏和认识不能只单一地理解它的美,而是综合地从多方面作为知识分子的精神反映去理解。这一切则表现在对题材的选择、意境的追求、道德的规范等各方面符合审美标准。时至今日,从事古琴的学者、文人爱好者对古人留下来的古琴做了潜心研究和大量的探索,武昌古琴培训同时也进行了很多漆器的再创作。创作古琴也是根据古琴的基本结构特点,并融入个人对古琴审美的理解来设计制作,就是说你一定要掌握它的一些内在的规律去创作,然后去进行造型上的髹饰,才能将漆的纹理发挥到极致。在陕西长安就有从事漆艺创作的活宝———“长安漆娃”任晓东,从事于漆画创作十年多,从他的作品中感悟到大漆的温润尔雅、古朴内敛、浑厚之美感,着实为古琴穿上华丽的云裳,使古琴从古代穿越至现代展现琴韵之风范。纵观古琴断纹的漆、形、色、音,显现出大漆与古琴的断纹的形成有着必然联系,平分秋色,各具特点以及后天环境形成不同断纹,体现了其独特风格是倾向静态的、简单的、含蓄的、古淡的、阴柔的、抒情的、典雅的美。古琴斫琴技艺也在源远流长,到现在人们不仅仅是为了传承古人留下来瑰宝,而是为了沿承唐代古琴的斫制方法与髹饰技巧,至现在人们对于古琴的喜爱远远高于它所给人们带来的精神愉悦感,不同程度体现当代艺术家们个人修养的内在品质的提高。不论是在创作还是在研发新艺术,主体物内在联系至关重要。为此,只有漆琴同行的完美结合,达到美的标准,符合美的规律时,才能纵横跨越历史,见证历史文化最灿烂的一面。
  • 咨询热线
  • 156235782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