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茶科普

宋画中的古琴

修改时间:2018-05-31 11:36 来源:西江琴茶文化交流中心

摘 要: 传世宋画中出现众多古琴图像,其对宋代琴坛的直观反映,无不与历代琴学文献记载相印证,可视作文献与图像的“二重证据”。而从音乐图像学视角契入古琴研究,亦为研究琴史增添一抹“亮色”。此外众多画卷的背后,承载着宋代以来鼓琴宜忌、琴人身份、藏琴风潮、古琴式样等重要信息,与宋代古琴发展乃至琴乐长河的演化息息相关,不仅可补琴史之阙,亦带来许多新的思考。
上世纪初以来,琴学得到广泛重视,琴谱、琴派、琴史等研究成果斐然,但研究者多从琴书谱录、史书杂记中找寻材料,绘画一项学界关注不多。目前笔者所见文论寥寥,如中国美院朱平的博士论文《倾听泠泠之音———古代绘画中的听觉意趣》
①,但主要为图像志层面研究,对乐的关注不够; 再如林蔚丽《中国山水画中的古琴音乐图像》
②一文,涵盖了宋至民国的琴乐图像,惜该文篇幅不长,且对古琴图像搜集存在较多遗漏; 其他如吕钰秀的数篇文论
③,言约旨深,只因题材所限对古琴图像亦落墨不多。由此可见音乐图像学视角下的古琴研究尚存空白。笔者从《宋画全集》
④及《故宫书画图录》( 台北故宫)
⑤中整理出收藏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的近六十幅包含古琴图像的绘画
⑥,对其进行新的梳理,从中发掘相关线索,以资考证研究。

琴画
宋代文化艺术繁荣兴盛,琴学得到了极大发展。宋承唐制,设“琴待诏”一职,宫廷琴人与文人琴家人才辈出,上至王侯下到布衣无不以琴为荣;古琴演奏、琴学交流乃至琴器收藏蔚为大观,而这些均于宋画中得到反映。这些画作或写文人丝竹雅集,或画雅士抚琴怡意,或绘幽人携琴远游,直观反映出古人操琴的方方面面,按画面内容可大致分为弹琴、携琴、藏琴、雅琴四类。(一)弹琴宋画中表现弹琴的作品很多,主要有“知音共赏”、“独自抚琴”与“雅集高奏”三类。“知音共赏”类绘画表现了三五好友相伴,琴人展示琴技包括赵佶《听琴图》、佚名《卢鸿草堂十志图》( 其三“羃翠庭”、其四“洞元室”) 、刘松年《松荫鸣琴图》、刘松年《琴书乐志图》、佚名《孔子见荣启期》、佚名《归去来辞书画图》、李公麟《高会习琴图》、赵伯驹《停琴摘阮图》。其中刘松年《琴书乐志图》绘一老者凭几弹琴,高冠崔嵬,鹤发童颜。《卢鸿草堂十志图》其三“羃翠庭”绘二儒士席地而坐,一人端坐抚琴,其友身体前倾,似为泠音吸引( 图 1) 。此外《孔子见荣启期》及《归去来辞书画图》二图,前者采孔子见荣启期典; 后者取陶渊明诗意,均表现隐士之松风高洁。

画中琴为我们呈现了一系列神态各异的听者,他们的关注点在于无形之琴音,而我们作为另一时空的观者,同时也在寻找画外之音。琴画因暗含着声音元素,和表现其他主题的绘画如赏画、弈棋等有着明显的区别,前者画中观众的视线几乎是聚焦于一处,反之琴画中听者的目光焦点常常散落在画中各处,将听琴人视线延伸,目光的投射点有时是花卉,有时是风月,表面无关紧要,实际却是画家对声音的隐约暗示。
古往今来,在绘画上表现“声音”极为考验画家笔力,因声音在时间维度之中,而绘画则在空间维度之上,如何让两者互通,西方画家有“五感”为主题的音乐绘画,不失为一种高妙的声音表现手段。巧合的是目前所见宋代琴画虽无“五感”之名,却依稀可见其雏形。
五感乃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触觉、味觉五种感知维度,达芬奇在他的手稿中提出: 人的美会激起你的爱意,会让你的各种感官嫉妒不已,仿佛要与眼睛一争高下———嘴巴似乎想要将美吸入身体,耳朵仿佛能听到视觉美似的寻找美的快感,触觉似乎希望美通过毛孔而进入,鼻子好像希望美在不断的呼吸中随着空气而进入。

宋画中携琴访友、赴宴等题材数见不鲜,“携琴访友”已然成为独立画题,而其背后,是宋代琴派流动版图的真实反映。南宋琴坛出现浙派,对当时琴界乃至后世琴派影响深远。同一琴派琴人常寻师访友、切磋琴艺,通过琴艺表演、琴谱编纂等方式将琴学思想播至四面八方。此外宋画中“携琴”“策杖”这两个意象常相结合。琴人策杖彳亍,穿梭古道荒天、寒林幽谷,身影分外落寞,如佚名《木末孤亭图》中江水接天,悬崖下一扶笻老者正欲拾阶而上,前往云深之孤亭,童子持琴而伴,二者身影与危崖对比鲜明。武汉学古琴人不辞劳苦抱琴前往奇伟瑰怪之处,似于泠泠七弦中,心洗流水。千古遗音流淌 指下,千 里 之 行 又 何 足 道 也。而古人以为琴与神通,一朝天人际会,或孤馆遇神,便可一通玄妙。
  • 咨询热线
  • 15623578258